i!

非常自由

写给我的老岳凡子李洋和超鹅


他像是结束了一段不算轻松的旅程,极力想笑笑却又不自觉的湿了眼。
人潮很汹涌,隐约能听见嘈杂中突兀的声音。
有人说值得,有人说不甘心,有人说对不起,有人说谢谢你。
更多的人,揉揉哭红的眼,向着他的方向,说加油。不是最大声,但也许最坚定。
我们会陪着你,会给你冒险的勇气和坚持的底气。
他听见了,他知道的。
他转向人群中的你。

去哪里?
一个,新的开始。